首页 亿信华辰大数据问答 产业互联网:由来、内涵和发展格局
我要提问
写回答

产业互联网:由来、内涵和发展格局

企业数字化转型 共 1 个回答
  • 爱哭鬼
    爱哭鬼

    2022-08-04

    近年我国十分重视产业互联网发展。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加快建设以5G网络、全国一体化数据中心体系、国家产业互联网等为抓手的……智能化综合性数字信息基础设施”;国务院《“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要求“推动产业互联网融通应用”;商务部等三部委《“十四五”电子商务发展规划》提出“培育产业互联网新模式新业态”;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中央网信办“以产业互联网平台、公共性服务平台等作为产业数字化的主要载体”,把“构建多层联动的产业互联网平台”作为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的主要方向;山东和云南等地方省市积极评选产业互联网示范项目。

    产业互联网已成为我国推进数字化转型、加快高质量发展的有力抓手。我们不禁要问,产业互联网从何而来,因何而生?它到底何意,又终归何处?

    中国互联网的二十弱冠
    1994年4月20日,我国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二十年后的2014年,中国知网首次出现以“产业互联网”为题目的论文,突然迎来了关于产业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化的第一次热议,就像有什么东西在那个时刻一下子成熟了一样。邬贺铨、高新民、田溯宁、张近东、完世伟等学者和企业家高呼:“产业互联网时代正在到来!”同年,我国首次出现以产业互联网为主题的大会——2014年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主题是“IT新价值与产业互联网”;12月中国互联网协会在上海举办首届中国产业互联网高峰论坛。

    1998年信息产业部成立,搜狐、新浪、腾讯、3721、联众等最早一批互联网公司创立,我国迎来了互联网产业兴起之年。二十年后的2018年,产业互联网快速兴起,产业化步伐加快——中国联通全年新成立9家产业互联网公司,华为企业业务年收入首次突破100亿美元,腾讯提出“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的新战略,慧聪、卓尔智联、生意宝、国联股份、欧冶云商等B2B的佼佼者也于2018年前后开始高举产业互联网大旗。人们认为:“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

    我国接入国际互联网二十年后,产业互联网术语首次提出;互联网产业兴起二十年后,产业互联网亦快速兴起。产业互联网是我国互联网的二十弱冠。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传统产业开始深度融合,助力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成为发展主题。


    几个相关术语
    产业互联网是我国原生词汇,英语可翻译为“Industrial Internet”。我们需要注意,中文原生的“产业互联网”和英语本源的“Industrial Internet”不尽相同。“Industrial Internet”是由美国通用电气(GE)在2012年发布的白皮书中首次提出,2014年GE联合AT&T、思科、IBM和英特尔组建了“Industrial Internet Consortium”,术语“Industrial Internet”迅速流行开来。工业和产业在中文语义中有严格区分,而在英文中是同一个词“industry”。我国学者把GE提出的“Industrial Internet”翻译成“工业互联网”,把本土原生的“产业互联网”翻译成“Industrial Internet”。所以,搞清原生词汇和翻译词汇十分必要。

    GE创造的“Industrial Internet”在业界一度引起热烈反响,但目前有关的英语文献并不多,甚至维基百科上也没有相应词条。用Google检索“Industrial Internet”,在首页12条信息中,只有1条半是“Industrial Internet”,另外10条半是“Industrial Internet of Things(IIoT)”(翻译成工业物联网)。颇具盛名的Industrial Internet Consortium(IIC)也于2021年8月改名为Industry IoT Consortium(IIC)。因此本文以中文语境中的“产业互联网”进行论述。

    在国内,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是一对形影相随的术语,2014年首次提出时就是这样。人们给出通俗解释,消费互联网是To C的,产业互联网是To B的(广义的B,包括企业、学校、医院、政府机关等组织,下同)。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自然而然地认为两者是并列或平行关系。也有认为是包含与被包含关系,任刚指出(2019):“消费互联网是产业互联网的一个子集,产业互联网包括前端的C和后端的B。”我们需要明确,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所要表达的是其面向的主要方面或关键客户,两者界限并非泾渭分明、非此即彼。与其把它们看作并列或包含关系,不如是递进关系(田杰棠、闫德利,2020),即它们是互联网在不同发展阶段的主要表现形式。

    在1990年代中后期开始的第一次热潮中,数字技术主要在消费领域进入大规模商业化应用,门户网站、社交网络、电子商务、网络视频、在线游戏等主要商业模式的终端用户几乎都是消费者,这一阶段因此被称作“消费互联网阶段”——主要解决网民需求。随着“互联网+”的纵深推进,消费侧的创新不断发展,同时数字技术加速与农业、工业、建筑业和服务业深度融合,面向不同行业的互联网解决方案需求扩大,我们进入了产业互联网新阶段。


    产业互联网的内涵和分类
    简而言之,产业互联网是为产业主体提供互联网相关技术服务的经济形态,To B是其必要条件。我们认为,产业互联网是以企事业单位为主要用户、以生产经营活动为关键内容、以提升效率和优化配置为核心主题的互联网应用和创新,它是数字经济深化发展的高级阶段,也是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必然要求。

    产业互联网是通向未来的关键道路(汤道生,2020),具有连接类型多样、行业应用广泛、流程再造深度等特点,日益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在提高现有产业劳动生产率、培育新市场和产业新增长点、实现包容性增长和可持续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世界各国纷纷把发展产业互联网作为塑造国家未来竞争力的重要手段。

    我们需要注意,产业互联网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风口”,它不能够马到成功,也不会转瞬即逝。而是一个趋势,一份坚守,是连接,是激活,是重塑。正如汤道生所言(2022):“产业互联网不是一个短期的风口,是一次长期的、本质性的产业变革”,“产业数字化是循序渐进的过程,没有一招制胜,产业互联网希望通过激活生产、激活组织、激活用户,助力各行各业实现降本增效和创新发展”。

    产业互联网主要提供企业服务。每个企业所处的行业、规模和发展阶段不同,面临的痛点和需求也不一样,这导致企业服务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人们难以就产业互联网的类型进行数学公式般的严格划分和准确描述。从产业实践来看,产业互联网服务商主要有云基础设施服务、企业级SaaS和B2B交易平台三类。就规模来看,微软(Azure、Microsoft 365、Dynamics 365、Power Platform、LinkedIn)、亚马逊AWS、Adobe和Salesforce是全球产业互联网的领导者。而在众多细分行业、业务领域和区域市场,都有若干专精特新的“小巨头”,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发展局面。



    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
    集中度高,由To C业务孕育而来
    云基础设施服务(Cloud Infrastructure Services),主要包括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PaaS(平台即服务)和托管私有云服务。根据Canalys定义,云基础设施服务是指在专用托管私有基础设施或共享公共基础设施上提供的IaaS和PaaS服务,并不直接包括SaaS支出,但包括托管和运营其基础设施服务所产生的收入。2021年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支出额增长35%,达到1917亿美元;我国增长45%,达到274亿美元,占全球14.3%的份额(来源:Canalys)。

    云基础设施服务的典型特征是投资规模大、市场集中度高,主要由少数几家大型科技公司提供。IBM原总裁托马斯·沃森有个著名论断(1943):“全球市场可能只需要五台计算机。”它被《PC World》杂志(2008)评为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七个技术预测之一,很长时间被当作笑话。然依现今之状况,该预言似乎要成为现实。当然,我们所说的“五台计算机”不是沃森口中的大型机,而是大型云计算中心。根据Synergy Research Group 数据,最大的7家厂商(AWS、Azure、谷歌云、阿里云、IBM、Salesforce和腾讯云)共占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80%的份额,其中前三家占64%(Q4 2021);在我国,根据Canalys数据,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和百度智能云四家厂商占80%的份额(2021)。

    我们不难发现,To C业务是孕育云基础设施服务并使之壮大的沃土。甚至可以说消费互联网是云计算之母——云计算的先河是由消费互联网公司亚马逊和Google共同开创。2006年,亚马逊推出简单存储服务S3和弹性计算云EC2,AWS诞生;同年Google在业界首次提出云计算的概念,并于两年后推出了自己的云服务。阿里云、腾讯云、天翼云、百度智能云和京东云均诞生于丰富的To C实践,微软、IBM和华为也有(或曾有)重要的消费者业务。它们基于多年服务消费者的经验和洞察,把积累的能力成功转化成服务B端的优势,从而推动了云基础设施服务的发展。正如汤道生所言(2018):“产业互联网不仅仅是To B、To G的,归根结底也是To C的。”



    企业级SaaS:
    各行各业“云开千朵”的引领力量
    企业级SaaS(B2B SaaS)是企事业单位付费订阅的云化软件,具有标准化产品、多租户架构、订阅制付费和企事业用户等四个基本要素。SaaS业务的毛利率高,增长速度快。根据BVP纳斯达克新兴云指数(2022),76家SaaS企业的平均毛利率高达71.1%,平均收入增长率高达41.5%。即SaaS的成本利润“三七开”——三分成本,七分利润;收入规模以摩尔定律的速度增长,每两年翻一番。

    SaaS是典型的长尾市场,细分领域多且分散,厂商杂且各有所长。根据IDC数据,2020年五大SaaS应用程序厂商合计占30.5%的份额,市场集中度低;Salesforce和微软是双龙头,仅各占9%上下的份额。

    企业级SaaS可分为通用型和垂直型两类。通用类SaaS,又称为功能型SaaS,它同时为多个行业提供特定业务功能的SaaS服务,如ERP、CRM、HRM、财务、IM等。其典型特征是“多个行业,特定功能”,厂商需要具备特定业务功能的高度抽象能力。通用类SaaS的发展可谓灿若星河。市值(7月13日,下同)超过100亿美元的厂商有30家左右,它们多创立于本世纪第一个十年。其中,Adobe和Salesforce是两家最大厂商,市值分别为1757亿和1655亿美元,比较接近于全球第二大软件厂商甲骨文,远超传统软件巨头SAP和IBM。另有Intuit和ServiceNow两家企业的市值超过(或比较接近)1000亿美元,它们分别以财会和ITSM见长。

    垂直类SaaS,又称为行业类SaaS,它专注于某个垂直细分行业,提供贴近业务场景的服务,如零售、餐饮、建筑、汽车、家用等。其典型特征是“特定行业,多个功能”,厂商需要深耕行业Know-How。它以加拿大电商SaaS Shopify和美国生命科学SaaS Veeva Systems为龙头,市值分别超过400亿美元和300亿美元。

    我国企业软件市场起步晚,人们为知识和软件付费的意愿不高,SaaS的普及率有待提升,完全SaaS公司比较缺乏。但我国发展SaaS的优势十分突出,有着超大规模的市场,1.5亿户市场主体形成丰富的应用场景和强大的业务需求,软件和科技人才众多出众。近年我国SaaS化进程明显提速。2020年公有云SaaS增速高达43.1%(来源:信通院),是全球的2.2倍(19.5%,IDC)。根据Bessemer数据,我国直到2014年才诞生第一家年度经常性收入(ARR)达到1亿人民币的公司,到2021年已有超过42家,速度非常惊人。



    B2B交易平台:
    我国起步早,种类多
    B2B交易平台(也即B2B电商平台),是一种订单驱动模式,以达成企业间产品或服务的交易为核心的服务平台。这类服务在我国出现时间较早,最初形态是行业信息资讯网站。根据交易品类的丰富度,B2B交易平台分为综合类和垂直类。如下表所示。

    upfile


    表:我国代表性的B2B交易平台
    来源:腾讯研究院根据公开信息整理,截至2022年7月13日。

    (1)综合类,覆盖多个不同品类的交易服务。例如我国的阿里巴巴国际站、1688、慧聪网、生意宝、敦煌网,美国的Liquidity Services,韩国的EC Plaza,印度的IndiaMART,沙特阿拉伯的TradeKey等。很多B2C电商平台也推出了B2B服务,例如Amazon Business、京东企业购等。

    (2)垂直类,即专注于特定细分领域的B2B电商平台。老树新枝的W.W. Grainger(固安捷)是典型代表,公司成立于1927年,专注于MRO(维护、维修和运行)用品和工业产品领域,1996年开始涉足电商渠道,目前已成功转型B2B电商平台,市值超过200亿美元。在我国,晨光文具是成功转型的代表,其打造的B2B直销平台科力普对公司收入的贡献度已达44%(2021)。代表企业还有农产品领域的美菜网和中农网,钢铁领域的欧冶云商、找钢网和我的钢铁网,塑化产业的塑米信息,纺织品领域的百布,工业品领域的京东工业品和震坤行。再如,国联股份旗下有涂多多、卫多多、玻多多、纸多多、肥多多、粮油多多等垂直平台,分别为涂料化工、卫生用品、玻璃、造纸、化肥、粮油等产业上下游提供交易服务。

您可能需要的数据产品
亿信华辰助力政企数字化转型

现在申请试用亿信华辰数据软件,马上可获得:

50+

领导驾驶舱、大屏分析等BI模板

100+

多行业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

1500+

海量工具及行业应用学习视频

立即申请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