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治

智能数据治理平台

睿治作为国内功能最全的数据治理产品之一,入选IDC企业数据治理实施部署指南。同时,在IDC发布的《中国数据治理市场份额,2022》报告中,蝉联数据治理解决方案市场份额第一。

央企数字化转型最新进展

时间:2024-05-23来源:岁忽已暮浏览数:5

本着加强数字化转型成功经验交流和成果应用,助推中央企业深入开展数字化转型工作的目的,国务院国资委干部教育培训中心于2月下旬在海南举办了2023年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典型案例研讨班,有30余家央企的近百名学员参加。

在研讨班开展过程中,我们结合受邀企业专家的介绍和分享,与参训学员的交流和研讨,通过对学员开展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问卷调研,查阅相关资料,初步梳理和总结了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特点和取得的成果,对今后中央企业有效推进数字化转型工作提出我们的思考和建议。


1.中央企业高度重视并积极推进数字化转型工作

2020年8月,国务院国资委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提出要加速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将数字化转型作为改造提升传统动能、培育发展新动能的重要手段。

此后,又陆续出台了相关政策支持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建立不同领域的数字协同创新平台,如,北斗产业、电子商务、区块链、汽车企业数字化转型、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等,目前已有80多家中央企业加入了各相关平台。

中央企业作为我国国民经济的骨干力量,已经充分认识到做好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并积极推进本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效,涌现出一大批典型实践。

据相关统计,截至2022年底,在98家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中央企业中,有70多家中央企业成立一把手挂帅的数字化转型组织机构,有86家将数字化转型纳入本企业“十四五规划”;有70家中央企业成立集团直属数字科技公司,有80多家中央企业设立数字化转型的专职部门,中央企业搭建工业互联网平台达到100多个。


2.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基本做法

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要求中央企业探索和实践自己的数字化转型之路。中央企业根据经营管理特点、面临的经营环境、要解决的问题和痛点以及未来要达到的目标等来推进数字化转型,形成了一些富有成效的典型做法。


01.集团统一构建云平台

大部分中央企业已经从集团层面构建云平台,将集团的核心业务和新增业务放在集团云平台上,一般由数科公司承担相关经营核算职能,各业务板块的信息资源和集团的平台实现连接兼容。

例如,华润集团统一建设“资源共享、架构统一、安全可靠”的云平台,推动系统上云比例超过 99%,上云应用系统共计800多个,其中云平台由华润集团统建,为全集团 26个行业提供云计算及相关服务。


02.构建综合管控平台

中央企业在集团层面围绕财务、人事、办公协同、资产管理等构建综合管控平台,以保证集团的政令畅通、文化融合。

例如,招商局打造了“招商随行”的移动工作平台,实现统一门户、工作交流、任务审批和专属应用等,目前除招商银行外已经实现全集团的全覆盖。招商局集团也在银行账户、资金结算、流动性、融资及担保、资金风险等方面实施境内外一体化管理,规范收支、提升效率、管控风险。


03.集团搭建数字化技术中台

由集团统一搭建数据集中共享平台和数字化技术中台的方式,是当前中央企业推进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重要方面。

例如,招商局集团构建了统一的数据湖平台,把集团的客户服务、生产运营、内部管理、OA、HR、财务等相关系统数据源以及金融板块、交通物流和地产园区等的相关数据入湖,目前已入湖系统268套。


04.打造供应链集成平台

大部分中央企业都搭建了采购、电商交易及产业互联网平台。例如,中国建筑打造“云筑”建筑产业互联网平台,2022年实现营收破2万亿元,提供采购、用工两端专业的数字化服务。

目前,该平台注册的供应商有80万以上,注册的劳务工人有1600万人以上,累计成交超6万亿元,累计招标项目137万多个。其中采购端通过标准在线商城、SAAS商城、定制化商城,API对接等多种数字化采购方式,实现了精准、高效的寻源招标服务,产业链物资供应路径更加快捷有效。


05.成立专业的数科公司

目前,98家中央企业中,已经有70家成立了集团级的数字科技公司,部分二三级公司也成立了相应的电商公司、数据公司等开展数字创新相关业务。

比如宝武集团的宝信,中国石油的昆仑数智,华润集团的华润数科,等等。这些数科公司主要服务集团及相关业务板块的数字化转型,在实践过程中积累了较为丰富的场景和数据资源,目前正逐步把转型实践打造成方法论和解决方案对外输出。


3.中央企业推进数字化转型工作的主要特点

中央企业在推进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呈现出一些基本特点,概括起来就是注重数实结合,推进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具体来看包括五方面的内容。


01.研发设计数字化

目前中央企业建成数字化协同研发平台306个。

例如,国药集团构建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进行高通量数据筛查。兵装集团构建虚拟仿真平台,首发智能语音音频互动,整体研发周期缩短1/3。


02.生产运营智能化

中央工业企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已经达到68.9%,高于全国其他工业企业13个百分点。

例如,中国商飞组建5G工业创新中心,建成国内第一个5G全连接工厂,开发了工业创新的应用场景。中国海油对原油关键设备实时监测,由多点分散转为集中的方式,效率提升了30%。


03.经营管理一体化

中央企业近2/3实现了经营管理数字化的全面覆盖,部分中央企业实现了集团的一体化。

例如,国家电网成立企业中台领导小组和工作组,基于数据中台整合贯通共享业务数据,实现财务多维经营管理数字化,提高企业协同效益。华润集团集成应用400多个,实现集团40万员工同时在线办公、业务集成和信息交流。


04.用户服务敏捷化

据相关统计,有75家中央企业已经开展了电商应用,2021年交易规模达到10万亿元,约占全国电商交易额的1/4。

中国航信旗下航旅纵横服务平台,整合了全球1600多家机场240多家航司资源,为用户提供航班航程出行服务。中国中化构建现代农业技术服务平台,实现在线服务的耕地面积超过2亿亩。


05.产业协同生态化

中央企业供应链集成平台已超过120个。

中国石油旗下易拍客石油贸易电商平台,一体化连接1600多家大型企业,年交易额达到2万亿元。中国远洋联合航运和港口公司,创立了航运类的区块链联盟,在全球100多个国家海关、港口都得到了应用,相关国家货物从原来的2天缩短到4个小时以内。


4.推进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思考和建议

虽然,当前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取得了一定成绩,也涌现出了一批典型实践。但是,在我们推进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培训工作中,结合参训学员的一些反映,也发现目前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中还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在今后相关工作开展中引起重视。今后的数字化转型实践中,建议中央企业认真研究并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01.要推进集团共性管控和行业个性差异的有效协同

考虑加强集团经营管控和数据流通共享,当前中央企业的主要做法是由集团层面解决关键共性需要和共享性内容,做好基础的、共性的数字化平台。

然而,各业务单元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基本已经形成了各自的信息化系统。如何做好集团层面和业务层面的衔接,需要引起重视。中央企业今后实践中,要认真梳理既有信息化系统的接口、架构等,有效对接集团的新建的信息化平台。同时,更关注业务单元的个性差异和专业性,做好行业解决方案与行业应用方案,解决集团共性管控和行业个性差异的协同问题。


02.要充分发挥数字化的价值,提升数字化的整体能力

在以往的企业管理格局中,数字化部门的定位基本属于企业的一个支持性组织。在当前数字化转型时代,数字化部门有了新的职能定位,需要转化成为重塑企业发展的新引擎。

现实中,大部分企业的数字化部门整体能力与数字化转型的时代要求还有一定差距,数字化平台和系统对企业的重塑和业务开展推动作用有待进一步加强。

今后,中央企业需要在构建组织、业务和技术相互融合、相互协作的机制和模式方面加强研究。同时,注意引入和培育兼具数字技术与业务实践能力相结合的跨界复合型人才,尽快提升数字化的整体能力,充分发挥数字化的价值。


03.要深入挖掘数据要素价值,加强数字产业化能力

中央企业在业务中积累了大量有价值的数据。例如,有一些环保数据,通过聚类、推理等可以得出人们的生活习惯从而设计出相关污水处理产品;汽车企业积累了新车的工程研发数据、生产过程中的质量数据、设备数据、故障率数据及行业指标数据、ESG数据、交通事故数据,上下游链条的数据等。

但是,对数据的分析和输出还不够,数据要素的价值挖掘和产业化转化还有待进一步提升。下一步,中央企业需要根据自身实际,推进数据的隐私、安全和合规等方面工作,深入挖掘数据要素价值,推进数字产业化。

(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立即申请数据分析/数据治理产品免费试用 我要试用
customer

在线咨询